無錫新傳媒
首頁 > 滾動要聞 > 正文

大湖新歌——我國兩大淡水湖全面生態修復進行時

2020

06/06

17:09

來源

新華全媒頭條

分享

  新華社長沙6月5日電 題:大湖新歌——我國兩大淡水湖全面生態修復進行時

  新華社記者

  鄱陽湖、洞庭湖,我國第一、第二大淡水湖,因其調蓄徑流、凈化環境、繁衍萬物的綜合機能,素有長江“雙腎”之稱。然而,長期以來,人類的掠奪式侵害,讓長江“雙腎”病了。

  國家實施長江大保護戰略,“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發展理念之變,給長江“雙腎”帶來“歷史性轉機”——

  清理“私家湖泊”矮圍、電魚等掠奪式“開發”,狙擊湖砂瘋狂盜采,關停造紙等污染企業,促進漁民“上岸轉業”……一攬子“鐵腕治湖”措施,扭轉“靠湖吃湖”的發展路徑,兩大湖區山、河、田、林、湖、草、大氣生態體系正在修復,環湖可持續經濟社會發展圈正逐步成形。

  4月9日在鄱陽湖畔一個候鳥保護基地拍攝的蒼鷺。新華社記者 張浩波 攝

  新湖

  初夏,乘舟登上下塞湖湖洲。湖洲內外水天一色,清風吹來,嘰嘰喳喳的鳥叫聲四起。

  下塞湖是洞庭湖腹地的一片面積近3萬畝的湖洲。曾經,在10余年時間里,下塞湖被矮圍與洞庭湖分割開,湖洲里的魚、蘆葦、砂石等自然資源被瘋狂洗劫。

  “以前湖里矮圍多得很,每個矮圍都像是割了洞庭湖的一塊肉,誰霸占就是誰家的。”湖南省華容縣幸福鄉東浹村漁民付錦維告訴記者。

  矮圍是長江“雙腎”生態遭到破壞的一個縮影。

  遙望洞庭山水翠,白銀盤里一青螺;蘆荻漸多人漸少,鄱陽湖尾水如天……

  曾幾何時,洞庭湖、鄱陽湖以秀美壯闊的自然風光聞名于世。作為長江“雙腎”,千百年來,它們守護長江沿岸民眾安然度汛,提供“魚米之鄉”豐富物產,成為野生動物繁衍生息樂園。

  近年來,在江湖關系變化的大背景下,兩大湖酷捕濫撈、過度開采以及農業污染、生活污染、工業污染等問題凸顯。

  2013年,洞庭湖出口斷面出現五類水質,趨勢分析顯示洞庭湖整體水質在惡化。

  中央環保督察指出,2013年至2015年,鄱陽湖水質持續下降。鄱陽湖生態經濟區內違法違規排污問題嚴重。

  這是在湖南東洞庭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拍攝到的天鵝(2017年3月1日攝)。 新華社記者 李尕 攝

  2016年1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重慶召開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強調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

  根據中央長江大保護的戰略,湖南實施“洞庭湖水環境綜合整治五大專項行動”,自上而下發動省、市、縣、鄉、村五級干部打響“洞庭湖生態環境保衛戰”。

  “天天晚上睡覺都在思考這些工作,一個事情一個事情排序,想想還有沒有遺漏。”湖南益陽南洞庭湖自然保護區沅江市管理局副局長萬獻軍說。

  2018年,湖南掀起轟轟烈烈的洞庭湖矮圍拆除行動,一舉拆除包括下塞湖在內的472處非法矮圍網圍。隨著“私家湖泊”的徹底清除,一湖洞庭水終歸自由。

  在鄱陽湖,江西省生態環境廳與多部門共同發力,用3年時間開展生態環境綜合整治。

  清晨,陽光灑在江西省九江市蚌湖湖面,湖面一覽無余,清澈的湖水與岸邊的青山相互交映,勾勒出生機勃勃的壯觀景象。

  由于來水復雜等原因,2019年鄱陽湖流域蚌湖斷面平均水質類別為五類。通過加強來水水質監測、深化工業污染源治理、提高城鄉生活污水處理率等舉措,今年1月至4月,鄱陽湖蚌湖點位總磷平均濃度同比下降76.4%。

  2019年以來,洞庭湖湖體水質好轉為四類,鄱陽湖的總磷數據持續下降。

  中國科學院洞庭湖濕地生態系統觀測研究站站長謝永宏、江西省環境保護科學研究院院長劉足根等專家指出,從歷史的維度來看,我國首次對兩大湖泊的全面生態修復,目前治理成效已經顯現。

  江西省漁政、公安、交通等部門聯合在鄱陽湖區啟動非法捕撈清理整治專項執法活動(5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浩波 攝

  新業

  生態治理必須叫停竭澤而漁的產業發展方式。舊的產業停止后,湖區正在孕育保障經濟社會發展的新動能。

  南洞庭湖所在的湖南省沅江市素有“蘆葦之鄉”的美譽。以前蘆葦主要用于造紙,近年來為保護環境,政府引導造紙企業退出,蘆葦失去了經濟價值,還帶來污染隱患。

  “財富變成了包袱。”沅江市委書記黃育文告訴記者。

  經歷了最初的迷茫、探索的失敗,兩年后沅江終于找到以蘆葦作為基質種植食用菌“蘆菇”這一生態友好、前景廣闊的產業。

  湖區眾多企業也在這場生態改革中激流勇進,向新領域進軍。

  “誰會想到,我們這樣一家做了多少年的漁網企業,現在開始‘不務正業’,生產起‘玩具’來了。”回憶公司的“轉型之路”,67歲的湖南鑫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劉放軍感觸頗深。

  這家成立于20世紀70年代的老牌漁網企業生產的漁網價廉物美,受到各地漁民青睞。近年來,長江漁業轉型,淡水漁網的需求量銳減。鑫海開展“去‘漁’字計劃”,僅運動休閑用網的銷售收入就由幾百萬元發展到近億元。

  “沒有科技支撐的企業是短命的企業,我們不停研究新產品、新裝備。”劉放軍說,“洞庭湖的生態轉型倒逼出了我們企業的轉型,推動企業更快發展。”

  改變,最難在思想,最重要的基礎是群眾。

  今年1月1日起,長江流域重點水域開始分類分階段實行漁業禁捕。鄱陽湖湖區300多個漁村,超過10萬名漁民將結束千百年的生活方式,“上岸轉業”。

  提供技能培訓、服務崗位,將年紀較大漁民納入城鎮社保范圍,不少漁民在政府的幫助下成功轉型:在九江市湖口縣,漁民江寶林上岸退捕后干起了水電工,一天收入約200元;上饒市余干縣石口鎮古竹村的朱少旺在康山大堤旁辦起了農家樂,一年收入30多萬元……

  “我們還將聘請漁民組成鄱陽湖‘護魚隊’,協助政府打擊禁漁期非法捕撈的行為。”南昌市新建區農業農村局副局長譚云平說,漁民變成鄱陽湖“守護者”,將是鄱陽湖最美好的圖景。

  一群自然野化的麋鹿在湖南東洞庭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活動(2017年5月10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尕 攝

  新生

  圓圓的腦袋,胖胖的身子,長江江豚因嘴巴總是劃出一道微笑般的弧線,被稱為“長江的微笑”,它是長江生態健康的重要指示物種。

  一段時間里,長江江豚數量持續下降,物種極度瀕危。為了留住那一抹“長江的微笑”,政府與民間力量共同發力,對江豚進行最嚴格的保護。

  鄱陽湖、洞庭湖是長江江豚最重要的棲息地。2018年,農業農村部發布的數據顯示,長江江豚種群數量大幅下降趨勢得到遏制。

  “長江江豚數量從急劇下降到基本穩定,這讓我們江豚保護志愿者非常欣慰。”江西省九江市青山綠水自然保護中心負責人蔣憶說。

  在上百萬年的進化史中,長江“雙腎”一直都是野生動物的樂園,在保護生物多樣性方面發揮重要作用。如今,在濕地生態環境改善后,江豚、麋鹿、白鶴等野生動物生存狀態也不斷好轉。

  麋鹿是中國獨有的物種。古書記載“荊有云夢,犀兕麋鹿滿之”,麋鹿曾在長江流域與其他野獸擁擠熱鬧地生活。由于棲息地破壞和過度捕殺,麋鹿曾一度從中國消失,世界上僅存的最后18頭麋鹿出現在英國。20世紀80年代中期,中國開展麋鹿重引進工作,身世傳奇的麋鹿終回故國。

  近年來,湖南通過綜合執法、專項整治等方式,不斷改善洞庭湖濕地生態環境。

  在麋鹿回歸中國30周年慶典上,洞庭湖區的麋鹿被認定是最年輕和最有前途的麋鹿種群。監測數據顯示,目前洞庭湖的自然野化麋鹿已近200頭。

  生態保護最廣泛的動力在于群眾意識的提升。

  2011年,江西省都昌縣多寶鄉的內科醫生李春如幾乎花光積蓄,買下多寶鄉洞子李村被廢棄的一棟房子,修繕并建起候鳥醫院。

  李春如為每只入院治療的候鳥建立檔案,詳細記錄入院候鳥的治療方法、用藥品類、藥量,并記下候鳥出院時的體征。

  “隨著湖區群眾護鳥意識提升,如今湖區過往的鳥多了,受到傷害后需要救助的鳥少了。”李春如說,去年候鳥飛抵季只救助了一只因誤食食物而受傷的小天鵝。

  滄海桑田,斗轉星移,綠草青青,碧水盈盈。在長江“雙腎”,人們正努力實現從與自然斗爭,到侵蝕破壞自然,再到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重大轉變。(記者劉紫凌、史衛燕、鄔慧穎、蔡瀟瀟、王昕怡、陳毓珊)

Copyright(C) 1998-2020 wxrb.com All Rights Reserved無錫日報報業集團無錫新傳媒網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7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009513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06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090203 蘇新網備2006009 蘇ICP備05004020號

幸运赛车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