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錫新傳媒
首頁 > 教育 > 正文

畢業“儀式感”需注重情感交流

2020

06/01

10:18

來源

無錫日報

分享

  每年6月、7月,是不少畢業班學生和家長最活躍的時候。最近一些畢業班家長群里已經開始討論起拍視頻、辦派對、旅行等事宜。名目繁多的畢業消費,令人應接不暇,相比過去單純的拍照留念形式,如今畢業消費玩出了很多新花樣,有家長全勤出動,租場地、請活動公司策劃、請攝影工作室……消費群體低齡化成為一種新現象,也形成了一些模仿效應。有人覺得畢業季就得有儀式感,也有家長直呼燒錢又燒腦。

  畢業季消費低齡群體增多

  市民嚴女士最近一直在為即將幼兒園畢業的女兒考察舉辦畢業派對的場地。受疫情影響,嚴女士推翻了此前把女兒和幾個同學請到酒店包廂的想法,而是選擇了可提供戶外冷餐會的酒店:一家是山里的會所,一家是太湖邊的酒店,還有一家是朋友的湖邊茶室。打聽下來價格相差無幾,餐費基本都在每位300元左右。為了讓氣氛更加活躍,還得進行場地布置,嚴女士選了幾家活動公司比較。除了簽名墻、噴繪、氣球、鮮花、公仔等基本裝飾外,有的活動公司還提供每位小朋友DIY活動項目,有做蛋糕、做糖果、做手工工藝品等。當然,加了這些額外項目的報價也不菲,一場活動報價3000元到5000元。“餐費、布置費加上給每位小朋友的伴手禮,估算了一下大概要五六千元。”嚴女士稱,加上群里幾個比較要好的媽媽正在張羅的畢業照片、微電影,預估還要花費五六百元。

  畢業季學生消費低齡化趨勢近年來越來越明顯。“目前已經接到十檔左右的客人,基本都是幼兒園和小學的畢業派對,有的把生日和畢業放在一起了。”一家沿湖酒店的銷售人員告訴記者,因為酒店有一個敞開式玻璃房,景色宜人,很受家長青睞??腿丝梢赃x擇自己布置場地,也可以請酒店合作的第三方活動公司。雖然餐飲業受疫情影響較大,但今年派對訂單和去年差不多,不過每檔客人數量都比往年少一半左右。而且今年酒店把戶外派對的餐費起步價也下調了。往年一桌3000元起,今年則下調到2000元起步。畢業寫真拍攝的主角也多為“小客人”。南下塘一家攝影工作室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來拍個性畢業寫真的絕大多數都是幼兒園和小學的學生。疫情還未完全結束的當前,家長普遍比較謹慎,拍照未接到學校的團隊客,前來拍攝的小團隊卻比往年更多。“一套人均三四百元,大部分家庭都能承受。除了學校的集體照外,這種個性紀念影集還是很受家長和孩子歡迎的。”該工作人員稱。

  “儀式感”成為商家營銷主基調

  在很多成年人印象里,畢業的紀念形式是一場畢業文藝匯演、一張集體照或是畢業紀念冊里的一聲珍重。但如今,隨著物質生活的豐富,畢業的紀念形式已是多種多樣。很多家長不滿足于單調的集體照,更喜歡個性的畢業照,還有家長主動請纓拍攝班級微電影、無人機拍攝校園畢業照;聚餐也不是隨便在飯店里吃一頓,而是選擇在戶外草坪、音樂餐廳等地,以保持更安全的距離。場地越來越洋氣,形式則有多種主題派對、才藝表演、互動游戲等。此外,還有各種畢業班服采購、畢業旅行等消費形式,在6月、7月這種傳統消費淡季掀起了一波小高潮。

  “儀式感”這三個字是很多商家在營銷中強調的字眼。“畢業趴是孩子們在校園生活分別前最后一次狂歡,或許他們還不明白這一次分別可能彼此很難再相遇,讓珍貴的影像把這份特殊的情感保留在兒時的回憶中吧。”這是永樂路上一家攝影工作室最近的畢業季營銷文案。從采訪來看,很多消費畢業季的家長都是“85后”,本身比較追求生活品質以及各種節日、紀念日的儀式感,因此在下一代的培養上也潛移默化地傳達著這種理念。在商家看來,這是一種物質生活富足后帶動的消費升級。另外,現在的孩子自我意識覺醒更早,更有自己的想法,也進一步帶動了這股消費熱潮。有餐企負責人透露,以前小孩子的畢業聚餐都是聽大人安排,但現在一些孩子從邀請對象、主題敲定、活動內容到伴手禮的選擇都是自己決定,家長則只是幫著出點子。

  不過,“儀式感”的背后,不可回避的是父母的財力支持。有家長表示,花點錢本無可厚非,但就怕孩子間互相攀比。家長施女士就向記者反映,孩子最要好的同學前幾天剛剛辦過一場生日和畢業結合的戶外派對,她也作為被邀請對象參加。無論是現場布置還是餐標、節目甚至伴手禮,一看都是精心準備且花了重金。孩子回來后就和施女士表達了自己也想要舉辦這樣規格派對的想法,這讓施女士覺得不是滋味。“一來擔心這種攀比的風氣會影響孩子的身心發展,二來家里經濟條件也沒有達到那種層次。”施女士認為,帶孩子們畢業聚餐可以答應,但是會量力而行給孩子們一個簡樸卻有驚喜的溫暖回憶。

  畢業紀念形式應回歸教育本身

  時代的發展為畢業季的消費提供了經濟支撐?,F在很多家庭在孩子生活、學習方面的支出都很舍得投入,尤其在畢業這個有紀念意義的節點上就更愿意在孩子身上砸錢。“現在,外面隨便吃頓飯都要幾百元,畢業意味著人生新階段的開啟,花點錢留下一個有紀念意義的瞬間能夠接受。”市民趙嶺的想法代表了很多家長的心聲。但也有部分家長認為有些畢業消費太過成人化,有很多都是商家打著畢業消費的幌子刻意引導,有家長坦言燒錢又耗精力,有時候感覺“被捆綁”。

  無錫市柏莊實驗小學德育主任王迎娣對此表示,畢業季適當舉行一些紀念性的活動是值得提倡和鼓勵的,比如拍攝畢業照、畢業視頻,比起學校的正統集體照,個性化的設計更符合孩子的心理。這種定制畢業照、畢業視頻一般由家委會組織發動,花費控制在500元以內,家長大多都會積極響應。但王迎娣認為舉行畢業派對的價值不大,因為學校一般都會舉行畢業典禮,以成長性的匯報和對未來的展望為主,師生、家長共同參與,比較有意義。而派對的確容易引起攀比和“綁架”消費。至于最近幾年比較火的畢業旅行,王迎娣稱以前組織過,但一般都不是校方行為。“畢竟外出旅游涉及方面比較多,除了費用比較高以外,安全因素也是必須考慮的。想要參加畢業旅行應該是很多孩子的愿望,但是現實問題是很多家庭承受不起少則兩三千元,多則幾萬元的費用,所以報名的孩子只是少數。”

  在王迎娣看來,畢業消費更應該是情感交流的一個手段,畢業紀念形式應該更簡單地回歸教育本身,而不是為了所謂的“儀式感”進行更多的物質化甚至商業化的運作。這需要全社會來引導這樣一種畢業儀式的文化認同,簡潔明快、健康平等才應該是畢業儀式所追求的氛圍。(朱潔)

Copyright(C) 1998-2020 wxrb.com All Rights Reserved無錫日報報業集團無錫新傳媒網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7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1009513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06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蘇B2-20090203 蘇新網備2006009 蘇ICP備05004020號

幸运赛车人工计划